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》

不知道你們對芝加哥這個名字有什麼感覺? NBA公牛隊?歐巴馬?美國中部?Windy City?冰天雪地?張曦雯? 而對我來說,它曾經是我的夢想,心靈受創後的避難所/療傷地, 現在是我的家,我從新出發,建立事業的地方。 我10歲移民到香港,住在土瓜灣舊樓,每晚做完功課,就望出窗外,看著當時還沒搬走的啟德機場飛機不斷的升降, 就問媽媽:你覺得我會有機會出國留學嗎? 媽媽回:只要你努力讀書,一定可以的。 就這樣,出國留學成了我的目標。 那爲什麼是芝加哥呢?因爲我阿姨,表妹,表姐都是住在那裡,為了可以方便照顧,去芝加哥讀書便順理成章了。 可是,到我20歲時,我想法變了,我不顧家人的反對,決定去美國加州三藩市讀書,但是,到達三藩市的那個晚上,我後悔了,我想家了,我失眠了,我哭了,我想回香港了。 當然,這個想法很快就消失了,要不然就沒有往後的故事了。 既然來留學,當然要進名校,我趁當時還沒有開學,就上網搜索了一番,經過多番的考量之後,我決定讀「Communication」,(因爲我覺得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行業不需要「溝通」這個技能,雖然每一個人天生有嘴巴,但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懂得怎樣說話,當然,現在覺得「Communication」跟本不需要去讀,而是去經歷,透過多與人接觸,交流,互相學習而變得熟能生巧。) 說回來,芝加哥UIUC的「College of Media」當時被列入全國前5名的,而這個系分為3個專科:1) Journalism 2) Advertising  3) Media … More

《再說一次 我愛你!》

我喜歡看電影,但很少看香港電影。 在我記憶看過的香港電影中, 《再說一次 我愛你!》是我的最愛。 幾乎每次重看,都會默默地跟隨電影的節奏而落淚。 《再說一次 我愛你!》是香港巨星劉德華先生自組新公司Focus Film後,首部投資並主演的都市純愛情電影。道出「愛不能遲,愛要及時」,「愛沒有如果,如果愛有如果,我不單想跟你每日說一次,我愛你,而且還會用行動證明我真的好愛好愛你。」 可能因爲我讀大學的時候有修電影的關係,我認爲一套好的電影本身的故事很緊要,其次就是導演的拍攝手法和演員的演技,之後就是燈光,服裝,音樂及特效等等。 而《再說一次 我愛你!》本身的故事敘述對於感性的我來說就相當吸引和有代入感,我彷彿在戲中看到自己曾經的影子。一個駕駛技術很差,刁蠻任性,古靈精怪,眼淺感性, 成熟中帶點幼稚,幼稚中又不失成熟,討厭等待,但又甘願爲了所愛去等待的小女人。 我喜歡文字,不單喜歡閱讀文字,同時亦喜歡用文字去表達自己,文字本身就帶有主觀的思緒,它可以精準,也可以模糊,它可以理性,同時也可以煽情。 戲中阿Sa 飾演的紫晴,是一個喜歡用文字記下生活點滴的小女人,她不喜歡等待,但她仍然甘願等待,家就是她的小宇宙,而老公就是她的全部,所以她甘願等,守候那片屬於她和她老公的小天地。 你可以說她沒有性格,只會圍住老公轉,思緒變化任由她老公主宰,但是沒有性格也是一種性格,而這種「小女人的沒性格」是需要在男人能力的強大下成就出來的。反之亦然。 我相信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沒有性格的,若果一個人可以為另一個人磨掉自己,成爲一個完全迎合對方的人,那麼,那個人一定很愛很愛另一個人,愛到可以沒有自己,就如劉德華先生在《魯豫有約》的訪問中所說:「我的太太比我還愛我自己。」 而同樣地,若果一個男人可以讓一個女人甘願留在家裏,活得像一個公主那樣天真爛漫,無憂無慮,成為別人眼中「沒有性格的小女人」,那她的男人一定是一個非常有魅力,有安全感,有照顧能力和心靈乃至精神強大的人。強大到那個女人什麼都不用去擔心,滿足於活在自己的世界裡。 而那個男人亦因為那個女人的快樂而越變強大,這種互相專屬,依賴和信任是多麼的事無忌憚,旁若無人,是溫馨且幸福的。 可惜這種愛情並不平衡,因為愛情最大的敵人是「時間」和「自私」。在戲中,雖然兩人相愛,但重疊的時間很少。到緣盡離別時,你會發現你做得不夠好,不夠多,不夠盡,而最可恨的是你連禰補的機會都沒有。 … More

「尊重」的寬度和深度

人腦是非常複雜的研究課題,正是因爲人腦結構複雜,思想難以觸摸,再加上其他因素,如:成長環境,語言文化,長輩及朋輩影響,教育水平,自身經歷及自我覺醒等的差異,使每個人的性格,待人處事的方式和溝通方法及技巧變得獨一無二。 而這個「獨一無二」使「人際關係」變得更加耐人尋味。 在美國讀書時,我主修傳理系中的人際關係,透過由經濟學,社會學,心理學這三個角度分析兩性間在不同場合,身份中的相處之道。 其中在心理學中,提及4個基本的人際關係溝通相處技巧: 表達(Express):用簡單而直接的字句,溫和的語氣,勇於表達自己的看法及感受 聆聽(Listen):耐心聆聽對方的感受和要求 體諒(Considerate):明白雙方立場,看法不同而互相諒解 尊重(Respect):以友好的態度,尊重不同立場,看法的存在,而不會排斥,或以惡言相向對待 這4個基本的技巧串聯在一起便成爲一聯串不同的溝通(communications)及互動(interactions)過程。 當然,上述提及的溝通技巧是理論性質,要完全在日常生活中應用和實踐談何容易。 好多時,我們在溝通的過程中犯了一個錯:「多說少聽」/「少說多聽」。這兩種不平行的溝通方式既「自私」又「不人道」。 前者我稱之為「自我中心」型,在此種溝通過程中,講者自顧自說,完全不理會聽者的感受及意見,講者需要的只是發洩的渠道而不是溝通及互動的過程。 後者我稱之為「理所當然」型,在少說或不說的情況下,又期望對方能「理所當然」的明白你,體諒你,道出你心中所想,這是不切實際,妙想天開的想法,這類型人需要的是懂「讀心術」的解讀者。 結果,以這兩種溝通方法相處的人都會給予別人一種「不尊重/不被尊重」的感覺。「多說少聽」/「少說多聽」:自我。「要求多付出少」:自私。日積月累,誤會多了,失望多了,缺裂亦多了。 說到這裡,我們會發現人際關係的缺裂關鍵就是「尊重」。 如何做到「徹底的尊重」是今日的課題。 「徹底的尊重」擁有其固有的寬度和深度。 寬度:是表面的,明白到每個人的獨特性,以友好的態度,尊重不同立場,看法的存在,而不會排斥,或以惡言相向對待。在這種「尊重」中,「完全明白」並不存在於溝通者中,他們只明白表面的不同,不明白這些不同背後的原因及因素。 深度:明白每個人的表面獨特性,並且願意了解及探索這些不同背後的原因及因素。如站在對方的立場,角度,心態乃至心理層面去理解,和對方交流,以達至「徹底的尊重」。 在最近的溝通經驗中,我發現很多時在兩性相處中都犯了一個「小事一樁」的錯誤。 … More

戀愛方程式

以前在美國讀書的時候,曾經看過一份有關於《夫妻相》的兩性關係調查報告。 這份報告大概的結論是「人與人之間會日久生情,而情侶的外貌亦會因爲相處久了而變得相似,越來越有夫妻相。而這種「夫妻相」是基於生物學上,進化論中所提及的物種互相適應影響所致。」 看完這份報告後,令我聯想到「夫妻相」先後的問題。 正所謂「物以類聚」,根據心理學家唐。伯納(Donn R. Byrne)的一份心理學研究報告,人類傾向喜歡和自己性格,興趣,價值觀乃至外貌相似的人群居。 那麼另一個兩性相吸的問題–「一見鍾情」便出現了,究竟「一見鍾情」是否和「夫妻相」有直接關係呢? 「一見鍾情」是否因爲那個人和自己的外貌在某程度上相似而生憐愛,繼而鍾愛?  若果是,那麼「夫妻相」便是兩性相吸其中一個要素,早在兩性相愛前,便已某種方式存在。 雖然我是一個感性的人,但在我記憶中,我好似從未有過「一見鍾情」的經驗。 完全不知道,不理解,不能體會那一瞬間觸電所帶來的震撼感覺。 但不得不否認的是「一見鍾情」引發的「一瞬間」悸動和心動,既單純又直接,足以可以令大家此生難忘,回味無窮,「閃婚的念頭」有時也是基於這份衝動所致! 所以我們不難在很多名人訪問中聽到「看他/她一眼,就想跟他/她結婚」,「看他/她一眼,就知道他/她是我孩子的爸/媽」,「看他/她一眼,就知道沒別的,就是他/她」等答案。 當然,我們可以用更理性的角度去深入探討這個以「感性」主導的兩性相吸話題。 例如:「一見鍾情」引發的那份觸目驚心是因爲那個人和自己的五官外貌相似,還是因爲那個人和自己夢寐以求的五官外貌相似所致?  若果這2個情況都同時存在,就會出現以下2種兩性結合模式: 《夫妻相》:我對他/她「一見鍾情」是因爲那個人和自己的五官外貌相似。 《互補相》:他/她跟我一點都不似,但我對他/她「一見鍾情」是因爲那個人和我夢寐以求的理想五官外貌相似。而這種《互補相》亦會因兩性經長時間相處後而某些部位變得慢慢相似。 若果上述的假設合理的話,就會出現以下的方程式: 兩性互生情素的方式有兩種:「一見鍾情」V.S.「日久生情」 … More

「等」的藝術美學

等。。。一切處於無形中的靜止,處於有形中不安靜中的安靜。 時間變得很慢,不安感淹沒及覆蓋全身,令人胡思亂想,視野模糊。 等。。。無色。無味。但卻很冷。 等。。。使人變得不安,變得脆弱,變得敏感,變得不由自主,變得質疑自己及懷疑別人。 等。。。將熟悉變得陌生,將思念變成習慣,將無限的期盼變成無盡的失望。 對一些注重「結果」的人來說,「等」是浪費時間。 但對一些注重「過程」的人來說,「等」是成長的經歷。 「遲到」和「等」是一對非常友好的合作伙伴,它們互相照料,互相守候,合作無間,每當「遲到」出現,「等」定必準備就緒,同時存在。 人是矛盾和自私的生物。 我有個非常壞的習慣,我討厭「等待」,但卻偏愛「遲到」。 所以就會出現一個情況:我「遲到」了,要你「等」! 1次OK,2次也罷,3次算了,4次不耐煩,5次「埋怨」出場了。 「埋怨」是一個非常邪惡的情感,它是破壞人間所有關係的催化劑,所以它的出現也是注定用來分化「遲到」和「等」這對孖公仔。 然而,世界就是那美奇妙,一物治一物,若果「埋怨」是每段關係轉壞的破壞者,那麽「耐性」就是每段關係轉壞之前的拯救者。 我曾經有個經歷。 家住藍田的我還在炮台山工作,每天放工相約當時的男朋友在地鐵站等,我們就靠三/四個站的時間(炮台山->北角->油塘->藍田)來見個快面,約定誰先到誰就等,日子耐了,慣性「遲到」的我,讓我的男朋友在月台等了數不清的多少次,而他的面色也有起初的「期盼」到最後的「埋怨」。 記得有次,他因爲等我太耐而發脾氣,當我趕至時,他已先行離去,當時自己一個坐在車水馬龍的月台良久,失去伴隨的驚慌,後悔,原來是那麼絕望,一瞬間,眼睛矇了,眼淚不由自主地掉下來。 「時間」和「理所當然」把「耐性」耗盡,讓「埋怨」乘虛而入,造成的傷口和誤解也越來越深。。。之後他要求我等他,正因如此,我多次獨自坐在月台等待的過程中,尋找了一種自娛的方式,同時也覺悟了一點: 「凡事相向,原來能夠等一個人是一種福氣,而被一個人等待是一種幸福。因爲你知道並相信無論等幾耐,那個人都一定會以某種方式出現在你的面前。」 我分享這個經歷的目的不在於探討情侶相處之道,而是想談一談「等待」背後的藝術美學。 … More

坦白的友情

當我們對一個朋友付出很多感情,最後,大家的關係卻決裂的時候,我們會傷心地告訴自己,以後也不要對朋友投入那麼多的感情。 你愈把他當作知己,你對他的期望也愈高。 你愈付出感情,就不自覺地覺得有些事情是理所當然的。 為了利益而反目,那不值得可惜,經不起利益考驗,證明你沒有付出最真摯的感情。 為了一些原則和誤會而反目,那才是叫人難過的。 那麼,不如不要再對新相識的朋友付出感情。 然而,不付出感情,又怎可能交到朋友? 原來,問題不是我們付出太多感情,而是我們不願意坦白。 你以為不用說得那麼清楚,其實,是有必要的。 你以為不能那麼坦白,其實,有些事情無法解決時,坦白是最好的方法。 我以前不會這樣做,然而,為了不再失去我摯愛的朋友,我以後會坦白。 你不知道怎樣拒絕他的提議,不如坦白告訴他,而不是另外找藉口拒絕他。 你不喜歡他對你做的一些事情,不如坦白告訴他。 你不同意他的觀點,大可坦白說出你的看法。 坦白一點,你可能會交少一些朋友,但你會交多一些真正的朋友。 每個人都需要朋友。 但是,需要歸需要,有和沒有卻是另一回事。 我們可能認識很多很多人,卻感到其中沒有一個是朋友。 就算你有朋友,而你也是一個很珍惜友情的人,但對方沒有這種想法, 彼此的步伐不能一致,你們始終會變得疏遠,到了最後,形同陌路。 … More